张暮央

与她相伴终生💕

云归


席甫宸坐在车里眉头紧皱,怀里搂着她,她眼睫毛很长扑闪扑闪的仿佛在昭显着主人睡的并不踏实,车里的暖气开的很足,让她有些热,额头都在冒着汗。他温柔为她擦去额头上的汗,怕惊醒了睡着的她,他在她嘴角轻轻一吻,呢喃着:媛媛,你总算回到我身边了。

  低沉的气压笼罩在这个诺大的北京城里,他坐在中间送走了她的好友答应给她解决她需要的事情。他不是不知道她为什么逃跑

来自他的背叛

赤裸裸的背叛

再一次的背叛

  他闭了闭眼睛,把怀里的庞云归又搂了搂,他知道他把她吓坏了。他带人去堵她,把她从房间拽出来,他不是没有看见她眼里含着的泪水,看见她的闪躲。心中无名升起来的火让他抓狂,狠狠拽着她的手几乎命令式的口气,恶狠狠地看着她:“这一生,你休想离开我。”连日以来的惊吓终于让她昏迷了过去。

这一切,他没有愧疚,他不可以失去她。



庞云归在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她看到房间熟悉的一切,有些怕。她知道被他抓到的后果是什么,她掀了被子想跑发现外面都是人。她跑到衣帽间躲着把自己小小的蜷在一起尽量拿衣服盖着自己,小眼睛眨啊眨的看着外面,她怕,她怕被席甫宸抓住。

 
席甫宸沉着脸没有看见她,冷着脸环视了一圈,毫不留情从衣柜里把她拽出来:“庞云归,你下次还跑不跑。”

她眼里含着泪不敢说话,只敢摇着头。

席甫宸暗了暗眸子,她还很任性还不听话。她要一个再也不敢这个念头的方法:“你如果真的这么恨我,你就拿这个捅死我。”


他像个恶魔,死死的折磨她,至死方休。

lofter什么时候能关闭推荐这种东西 别老推荐这种侮辱智商的文 手滑了还得马上取消 我真的是mmp🙂


家与卿
女人的呻吟,男人的喘息交织成音符,一个一个的在空气中谱写出爱的乐章。
女人如藕的手臂伸至床头紧紧抓住床柱,指尖在上轻轻摩擦着。臀部向上微微的翘着,承接着来自身后猛烈的冲撞,因无法承受猛烈的欢愉而逸出低低的呜咽之声。 摇着头婴宁的开口:“甫宸,别了。”
听着女人口中逸出的呻吟,男人的动作更加的凶猛,猛的将女人翻过来,如狼似虎的扑上,极尽发泄心中的愤恨。
终于,这场关于欲望的乐章终于奏响完毕,男人起身披了件衣服就帮着女人擦洗换了身干净衣服就把她搂入怀中,而后呼呼大睡。身旁的女人也知道微微靠在他怀里慢慢平复着呼吸。
夜光伴清风,月色多朦胧。
阳光透过淡绿色的窗帘透进来洒在女人姣好的脸上。庞云归长长的睫毛动了动就慢慢睁开眼下意识的摸了身旁。一片冰凉,果然,他不在。
她慢慢靠起来,双手抱着自己的膝盖也不拉开窗帘,就只是呆呆地那样看着发着呆。席甫宸有多久没有回来了,一个月还是两个月,应该是两个月零三天了吧,只有昨天晚上他回来突然搂着她的腰抚摸着她身体的曲线,然后就顺理成章的有了那场情欲之事。再然后呢?再然后就是早上冰凉凉的另外一侧了。
她也记不清自己是怎样鬼使神差的去做了他爱吃的,然后屁颠屁颠的拿着保温桶去他办公室的,只是感觉他昨天压在身上的力道轻了?她嘴角始终含着一抹笑,想着即将能见到朝思暮想的他就不由得加快了步伐走到了办公室哪里跟他秘书说了,她就坐在会客厅拿着保温桶眼巴巴的望着门开了之后他会从门里出来。
时针在不断转动,同时转动的还有她的心。她探出手摸了摸保温桶还有些余热,想着他待会就要吃了又放到微波炉重新热了,秘书要通传,她赶忙拉着,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我送进去吧,你们先忙。”
庞云归今天穿的极其朴素,白衬衫黑裤子黑高跟鞋就出来了,岁月在她脸上并没有留下多少痕迹,光影打在她的脸上,大部分都是光明的只有一小部分是黑暗的。
她轻轻的推开门,动作也不敢太大就听见他在发脾气抬头一看,皱着眉头眼睛眯着看着桌上的文件。这样的他她从来都没有看到过,却听见他头也不抬的冲着吼了一句:“我不是说了我不吃了,别拿这些事烦我,出去出去。”
她站在那里一时也不知道如何是好,远远的望着他,他像是一个地球全部的小行星都围着他转。她遥远的站在一边,心里重重的叹了好几口气,默默的推开门,把吃的交给了秘书就走了出去。
微风拂过耳畔,绿萝卷起衣襟。墙上的藤蔓一圈一圈的绕着,这么些年无需浇水无需施肥只需要阳光它就能慢慢长大。一圈一圈的彼此缠绕着,看似能分开却始终纠缠在一起。
桌案上放着一个纸条,从小周放在上面并告诉她是自己的丈夫给的时候就被她搁置着不曾打开。
她趴在桌上反反复复打量了哪个纸条,直到月光透过窗户钻了进来,终于还是把它打开看了起来。
上面只写了一行字:
“媛媛爱妻:
此身自许国 难顾家与卿
席甫宸”

一个粉丝最后的倔强😕

对彭老师的日常表白 你是我的唯一呀🌸

虽然唱不上去 看看mv也是很开心的🤔